娱乐 | 新闻

《花木兰》中国上映,水土不服和争议不断让其口碑折戟

《花木兰》上周五(9月11日)登陆中国大陆地区院线。
Image caption《花木兰》上周五(9月11日)登陆中国大陆地区院线。

迪士尼真人版电影《花木兰》(Mulan)上周五(9月11日)登陆中国大陆地区院线。尽管这部多次卷入争议的电影成为中国周末票房冠军,但远低于预期,并收获了一边倒的吐槽。

在中国主要的影评网站豆瓣上,该电影的评分在满分10分中仅得到4.9分,低于同期上映绝大多数好莱坞电影。很多网友认为,这部欲主打中国故事牌的电影对中华元素“胡乱拼凑”,角色和叙事也存在漏洞。

原计划今年3月上映的电影《花木兰》因新冠疫情多次推迟上映计划,最终在疫情严重的美国和欧洲部分国家转为线上播出。在亚洲,中国大陆上映之前,该片已于9月4日在台湾上映,并将于9月17日在香港上映。

这部迪士尼花重金打造的古装战争电影在公布之初曾引发网友普遍期待,但后续的多次争议——包括因女主角刘亦菲在香港示威期间公开支持香港警察,以及该片于片尾公开致谢中国新疆当局——使其在香港和台湾深陷抵制泥潭。

新版《花木兰》
Image caption《花木兰》从2018年开始制作,在中国和新西兰等地取景拍摄。

水土不服

拥有邪恶超自然力量的北方异族大举侵犯中原之际,皇帝下令每个家庭都必须有一位男丁应召出征。一名出身于军戎之家的朴素少女挺身而出,替病痛缠身的父亲肩负起击退敌军的重任。在打斗不断的115分钟里,英勇的花木兰经历各种挑战,最终击退外敌,为中原扬威。

这部改编自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的电影上周末在故事的发生地上映。据数据平台“猫眼”统计,《花木兰》在三天拿下了超过1.5亿人民币(约2200万美元)票房,险胜中国国内战争片《八佰》夺周末票房冠军。但若以影片投资、明星阵容和此前预告片引发的关注度来看,这样的成绩并不算优秀。

《花木兰》从2018年开始制作,在中国和新西兰等地取景拍摄。据彭博社报道,该影片的投入超过2亿美元(约13.7亿人民币)。

中国观众如何评价迪士尼电影真人版《花木兰》?

“太失望了,感觉这片只符合好莱坞的审美,莫名把老外喜欢的女巫情节和所谓的气放了进去,浓浓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一名微博网友批评道。

中国媒体《界面新闻》则在一篇影评中表示,以“迪士尼唯一东方公主”为噱头的《花木兰》所展现的仍是迪士尼“想象中的中国”。

文章表示,在影片中,观众不仅能见到花木兰与超能力国产女巫1V1战斗,还能见到魏晋背景下的宫廷嫔妃打着阳伞在满清风格的宫殿面前嬉笑打闹,这些“奇葩”场景的出现,“足以见得制作方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在意与不遵守。”

去年7月,当迪士尼第一次发布电影《花木兰》的预告片时,便因片段中出现花木兰居住的福建土楼而遭到广泛质疑。

《花木兰》源于中国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传奇女性人物。
Image caption《花木兰》源于中国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传奇女性人物。

在历史上,花木兰生活的年代被认为是公元4世纪到公元6世纪北魏,而福建土楼直到12世纪的宋代才出现,很多观众指责其不尊重历史。

相比之下,少数仍对《花木兰》持正面态度的中国观众,更多的是对刘亦菲塑造的花木兰形象本身表示满意。

“刘亦菲的美是极具气质的美。在电影里,参军前是素淡的美,脱掉盔甲后是实现真我大放异彩的美,甚至穿着盔甲都是美的,是恰到好处的坚韧的美,”一名北京的微博网友说道。

争议不断

《花木兰》源于中国北朝民歌《木兰辞》中的传奇女性人物。它在1998年被美国电影巨头迪士尼公司改编为动画片受到中国观众的欢迎。几年前,迪士尼开始了拍摄该片真人版的计划,并最终选定由知名美籍华人女演员刘亦菲饰演花木兰,一线明星甄子丹、巩俐和李连杰等也纷纷加盟。

然而,这部电影在去年香港示威期间第一次遭到广泛抨击。由于主演刘亦菲表态自己支持对示威者采取武力行为的香港警察,很多香港民主派支持者在社交媒体以标签“#BoycottMulan”呼吁抵制该片。

今年7月,韩国的学生和公民团体手举"抵制花木兰"标语,声援香港示威者。
Image caption今年7月,韩国的学生和公民团体手举“抵制花木兰”标语,声援香港示威者。

去年8月,刘亦菲在微博转发中国官媒《人民日报》贴文。贴文中包括一张图片,其中写道“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此外还用英文写道“What a shame for Hong Kong”(香港之耻)。

本月初,有网友发现《花木兰》在片尾字幕中特别鸣谢了中国新疆吐鲁番公安局,以及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这让该片陷入了新一轮的批评声中。

近年来,新疆当局加大对于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的监视和打压力度。据统计,大约有100万维吾尔穆斯林被关押在保安措施严密的“再教育营”系统中,但中国坚称这些设施是民众自愿参与的、反极端主义的教培中心。

国际新疆问题权威学者、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博士对BBC表示,吐鲁番公安局是新疆“再教育营”的负责管理单位。他批评迪士尼是“跨国企业在集中营旁边牟利”。

香港民主派活动人士黄之锋也在9月9日向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查派克(Bob Chapek)发出公开信,敦促迪士尼披露与新疆政府达成的协议细节,包括是否从新疆政府获得补贴、资金等。

《花木兰》在三天拿下了超过1.5亿人民币(约2200万美元)票房。
Image caption《花木兰》在三天拿下了超过1.5亿人民币(约2200万美元)票房。

或许是为了淡化外界对该片与中国新疆问题相联系的讨论,据路透社上周五报道,中国大陆媒体收到当局通知,要求他们不要报道该电影的上映。

电影《花木兰》未来一段时间能否在中国翻盘还有待观察,但其上映的曲折经历无疑展现了西方公司在如今激烈的政治纠纷中愈来愈难以独善其身的现实。

一个巧合是,当迪士尼打算1998年推出动画版《花木兰》时,也曾因触动了中国敏感的西藏问题而遭到处罚。

1996年,迪士尼资助的电影《达赖的一生》(Kundun)上映后惹恼了中国政府。这部电影讲述了达赖喇嘛流亡印度的过程,被视为对达赖喇嘛的同情之作,这导致动画版的《花木兰》延期数月才在中国获得绿灯上映。

来源:BBC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