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 政治 | 新闻

中欧高峰会 习近平面对的已不是从前的法德

中欧峰会9月14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欧盟轮值主席默克尔、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之间举行。
中欧峰会9月14日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欧盟轮值主席默克尔、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之间举行。 © 网络图片

作者:安德烈19 分钟

欧盟轮值主席国德国总理默克尔,周一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视频峰会,中欧双方目前围绕香港、台湾及新疆的分歧越来越深,这一峰会能否推动持续七年之久的投资保护谈判及加深双边关系颇令人怀疑。而且,面对中国,德国与法国内部正在发生微妙但深刻的变化。

中欧峰会原本计划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与中国之间举行,因新冠疫情等原因,峰会将于14日在默克尔、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以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三驾马车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通过视频举行。中国外长王毅与中共主管外事的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之前先后访问欧洲,为习近平与欧盟的峰会铺路,但王毅的欧洲之行并不成功,王毅访欧,与捷克议长访问台湾几乎并行,王毅在终点站德国威胁捷克要为访问台湾“付出代价”引发德国外长马斯与王毅当面对抗,法国等国随后公开表示支持捷克,抗议王毅的粗暴做法。王毅所访问的欧洲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地提出了香港的问题,以及中国的人权问题。王毅访欧旨在中美对抗的形势下,拉拢欧盟,但效果适得其反。

马克龙明确谴责北京镇压维吾尔人

这次峰会能否成功,中欧关系如何演变?观察人士认为,法国和德国近来发生的与中国相关的几件事值得注意。

在法国,虽然法国政府多次通过外长勒德里昂之口,明确表达关切新疆维吾尔人遭关押问题,但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于9月6日首次就此作出明确回答,马克龙引述了议员信中列举的新疆发生的“集中营大规模关押,失踪,强迫劳动,强迫绝育,破坏维族人文化遗产尤其是宗教遗产,对民众的监督以及系统性镇压” 的事例,马克龙表示这是“不可接受的”    ,并对上述行为予以“最严厉的谴责” 。

法国一些议员对马克龙针对新疆问题的表态予以赞赏,法国欧洲议员Raphaël Glucksmann认为法国在经过三年的“可耻的沉默后”,现在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但他希望法国政府走得更远,法国在欧盟理事会能与德国一道推动制裁对新疆镇压负有责任的中国高官的行动。

德国对中国的看法也发生明显变化。法国『世界报』报道说,在德国商界推动下,德国主要政党正在改变与北京之间的传统准则,对中国的不信任感正在攫取德国。

对中国的不信任感正在攫取德国

与法国情形不同的是,德国面对北京发生的变化首先始于商界。德国『时代周报』9月10日报道:西门子总裁Joe Kaeser从来没有对中国有过如此表态,他说:“我们对新疆以及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非常关切。我们强烈谴责所有形式的镇压,从侵犯人权到强迫劳动”。

这句话出自在中国实现十分之一营业额的大企业首领,如此强硬的表态在一年之前都不可想象。2019年9月8日,在随默克尔访华团访问中国三日之后,在北京强化对香港的镇压之后,Kaeser表示,德国必须在他的道德价值与其利益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西门子集团总裁对中国的表态意味深长,这体现了德国特别是德国经济界对中国的感知发生了重大变化。直到不久以前,德国一直视中国为德国经济增长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2018年,两国的贸易总额达到2000亿欧元,比十年前翻了两倍。2017年,中国超过法国与美国,成为德国的第一大贸易国。

中国的这一不可或缺的形象因  2019年1月份德国强大的德国工业联合会提出的一份报告发生重大变化,这份报告第一次把中国描述为“制度性竞争对手”,而不仅仅是“合作伙伴”。德国绿党欧洲议员同时也是欧洲议会欧中关系代表团主席的Reinhard Bütikofer  承认,上述报告“反映了德国工业界的担忧,唤醒了德国公众舆论。”   “在这以前,占主导的想法,德中关系是互补且对德国有利,一方面,德国从中国购入低价产品,另一方面德国向中国卖出技术含量高的产品。人们终于明白,这一想法越来越不真实,也就是说中国已不是简单的加工厂,已经成为真正的竞争者”。

从此,德国政界对中国的看法也起了变化,德国政界最近有关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建设的争吵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2019年年底,相关讨论在基民盟内部非常激烈,在主张禁止华为参与和主张灵活对应的默克尔之间形成尖锐对抗。

不过,德国社民盟在国会的党团发言人Nils Schmid认为,直到现在,德国政坛沸腾的有关德中关系的辩论并未导致重新深度界定柏林与北京的关系,“只要默克尔还在台上,改变只能是有限的”。他认为默克尔从生意的角度与中国交往的方式已经“过时”。他还认为,德国仍然缺乏一个针对中国的明确的路线,德国不能周一把中国视为制度性对手,在另外的日子又把这个国家当作与其他国家一样的合作伙伴。

在如此背景下,9月14日举行的欧中视频高峰会,在德国并未激起过多的期待。但不少德国人士希望在默克尔第四任终结后,德国不仅要明确其针对华为的政策,而且要对北京在人权问题上,尤其是北京镇压维吾尔人的问题上施加强大压力。德国目前希望联合国组成一个独立观察团前往新疆实地调查。

来源:rfi 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