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生活 | 科技

人工智能技术如何帮助你创造新菜式

输入你在冰柜里找到的食材,有人工智能技术的手机程式就能给你创造一个菜式,但目前的水平未能保证那会是美味的菜式。
Image caption输入你在冰柜里找到的食材,有人工智能技术的手机程式就能给你创造一个菜式,但目前的水平未能保证那会是美味的菜式。

我打开冰箱,发现它空空如也,只剩下三个蕃茄、一个甜薯和一些芦笋。以前的我会毫不犹疑地去买餐厅外卖,但我正在试用一个号称可以利用任何食材都能创造食谱的手机应用程式。

这个程式叫Plant Jammer,它利用人工智能科技,在网络分析约300万个食谱,研究哪些食材通常会一起使用。编写Plant Jammer的公司同时聘用了一些专业厨师,将不同食材以味道分类,程式就会利用这些资料,创造新的食谱。

Plant Jammer公司的老板哈斯(Michael Haase)说,最后的步骤使他的手机应用程式与其它的不同。其他类似的程式只会从一些已知的食谱中,选择一个给顾客,而不是创作新的食谱。

哈斯形容那是“旧的方法”。“我们每次都会利用人工智能,从零开始创造新食谱。这会是未来之路。”

哈斯(右三)形容利用人工智能,从零开始创造新食谱是未来之路。
Image caption哈斯(右三)形容利用人工智能,从零开始创造新食谱是未来之路。

不一定美味

回到我的雪柜,Plant Jammer对烹煮我的蕃茄、甜薯和芦笋有数个建议,包括煨炖、炒菜等。

我决定用它们弄一些素汉堡,我首先告诉程式我没有对任何食物敏感,告诉它我的冰箱有什么材料,最后告知有什么调味料可以用。程式之后根据我输入的资料,生成了一个食谱,包括芦笋、茄子、鸡豆和揉碎的核桃,加上柠檬汁调味。最后加入燕麦和一些调味料。

混合材料后,程式告诉我要把它们放进焗炉烤15分钟。最后的成果,是四个过熟、有强烈燕麦味道的圆碟物体。

我向Plant Jammer公司的老板哈斯汇报成绩,他坦言程式并不是每次都可以成功创造一些美味的食谱,也同意程式大概需要告诉我弄素汉堡时,如何可以把材料更好地混合在一起。

不到一小时,程式已经根据我的建议改变了食谱,我会根据新的食谱再试一次。

Plant Jammer的营运模式包括让使用者登记成为付费用户,这种用户占总使用者人数约5%。Plant Jammer也会向超级市场出售食谱。

哈斯说,他希望透过程式鼓励大众学习使用蔬菜、减少浪费的食谱。

科亨认为,相比起顾客吃到的味道,他们对味道的感觉更重要。
Image caption科亨认为,相比起顾客吃到的味道,他们对味道的感觉更重要。

除了Plant Jammer,一些包装食品公司也开始使用人工智能改变他们的营运模式。其中,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公司“分析味道系统”(Analytical Flavor System)使用人工智能,向食物和饮品公司提供改变他们产品的建议。

它可以利用旗下的人工智能程式,预计一些材料混合后的味道、气味或质感,以及应该如何改变味道迎合不同地区顾客的喜好。

“分析味道系统”公司创办人科亨(Jason Cohen)过去10年在世界不同地方进行味道测试,形容这个方法是“困难的方法”。

他的公司有一个50人的小组,每天负责试吃不同的包装食品。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爆发之前,他的公司还有一队测试员,每周到访不同的国家,研究当地顾客的饮食喜好。

科亨说,相比起顾客吃到的味道,他们对味道的感觉更重要。“例如,如果我们以一比100万的比例,把香草混进牛奶里,你喝牛奶时不会觉得有香草的味道,但你会觉得这个牛奶的质感更滑、更高级。”

人工智能程式会处理上百个情况,以一个产品应有的味道、测试员的意见、不同地区的口味等不同资料,学会如何预测一个产品的味道。

除了创作食谱,人工智能也可以用作为包装食品起名字。
Image caption除了创作食谱,人工智能也可以用作为包装食品起名字。

这些程式已经成功协助一些公司创造新的产品。其中,一家英国媒体公司“小巨人”(Tiny Giant)利用这些程式,协助不同食物和饮品公司筹备推广活动、广告宣传。

“小巨人”公司甚至曾经利用程式帮助一家酒厂设计它旗下琴酒的瓶身标签,它的程式设计员向程式提供上百个不同的琴酒名字,让它分析。

这种程式称为神经网络,电脑分析程式员给它的资料时,它会从中找出规律,例如琴酒或蛋糕通常会有的名字,最终创造一个新名字。

“小巨人”的程式吸引了许多大公司的注意,创办人诺顿(Richard Norton)坦言他没有预期公司会这样发展,令他们变成创新食物产品的公司。

食谱和背后的历史

但当中也有不少传统主义者,认为人工智能不可能在研究食物的过程中完全取代人类。英国厨师米拉(Meera Sodha)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在研究餐单、培育创意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帮忙,但我们“不可能把食谱和它背后的历史分割”。

据米拉回忆,自己最初与大学同学到访伦敦红砖巷(Brick Lane)后有感而发,开始学习下厨。红砖巷是伦敦一条街道,开设许多以咖喱作为招牌菜的餐厅。

米拉说,她与一些白人朋友到访红砖巷一家印度咖喱餐厅,问到她应该点什么菜。“他们以为这种印度菜是我小时候吃的东西,我十分惊讶。”

她跟自己母亲学厨艺时发现自己的家族没有祖传下来的食谱,令她更感惊呀。“我喜欢依照自己母亲、祖母或亲戚给我的食谱煮菜,那是我们建立联系的方式。”

“我感觉到他们就在我身边。”

米拉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在研究餐单、助长创意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帮忙,但"不可能把食谱和它背后的历史分割"。
Image caption米拉认为,人工智能可以在研究餐单、助长创意和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帮忙,但”不可能把食谱和它背后的历史分割”。

以此为鉴,我决定透过网络视讯,与自己的母亲一起再尝试煮Plant Jammer向我建议的那道菜。

我的母亲以前是个专业厨师,她没有完全依据程式的指示,反而以它作为灵感来源。例如我们都决定不加燕麦,也改以平底锅煎我们的素汉堡扒。

成果比我自己第一次尝试时味道较好。原因除了是因为更改了食谱,我想这还是因为研究新食谱时我与母亲建立了联系。

来源:BBC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