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政治 | 新闻

庆功表彰遗忘 北京还在封锁真相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钟南山院士颁发勋章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钟南山院士颁发勋章 REUTERS – CARLOS GARCIA RAWLINS

习近平9月8号在北京主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表彰大会。他以把大金链子挂在他的抗疫英雄脖颈上的姿态告诉世界,中国胜利了! 胜利得有点杀气腾腾,在长达近万字的讲话中,习近平不断提到“斗争”、“不断夺取具有新历史特点的斗争胜利”,而吹哨人李文亮的名字一次都没有提到。所有调查疫情真相的与英雄无关。公民记者至今生死不明。

这场爆发自中国武汉的疫情还没有在全球停住,而中国早已没有了“本土病例”,也许是庆功大的时候?表彰大会隆重,豪华,当大金链子挂在英雄们的脖颈上的时候, 舆论似乎并不怎么兴奋,英雄们的口碑似乎一般,他们被视为体现了官方的标准,这不能全怪他们。社交网络的评论显示,许多人透过隆重的庆功会,想到许多更有可能被视为英雄但已经消失或者被失踪或者被遗忘的人。

社交媒体谈论最多的是早已被病毒夺走生命的吹哨人李文亮,他的名字似乎已和这场华丽的庆功会无关,但是,百万人在他的微博下致意。在这个表彰英雄的时刻,许多人想起了他。他在去年12月底就告知朋友圈武汉出现了一种类似萨斯的病毒,然后他被派出所叫去“训诫”,随后央视把他作为寻衅滋事的八位坏典型向全国报道。武汉疫情最终捂不住,事实证明李文亮是对的,然而,他已遭病毒侵袭,他死的那个晚上,全中国呼喊言论自由的声音临时冲破了审查官的防火墙,网络自由了几个小时,李文亮以其生命,让许多中国人觉得了解真相比什么都重要。

另一位网上提到很多的是上海医生张文宏,不少人为他没有上榜遗憾。比起预言家,中医大师,张文宏被视为是一位严肃的专家,自得到共和国勋章的钟南山院士放出新冠病毒不一定来源于中国的信息后,一场甩锅大战开始了。张文宏实事求是,他说武汉是中国第一个出现这种新传染病的城市,如果是从国外传播到中国,应该是几个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陆续出现发病情况。

病毒来源的问题当时非常敏感,但张文宏很明确地表示,首先,应调查病毒首次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哪个地方最先出现;其次,需要找到它在进化树所处的位置,后面基因的进化树基于之前的基础发展而来的。

国产疫苗还是进口疫苗好,张文宏回答:“关于一个国产的汽车还是进口的汽车,你们都能够鉴别,为什么一到疫苗你就不能给鉴别?你如果认为国产的疫苗差,你实际上拷问的不是我,你拷问的是中国的药品监督局。所以你等于在问我一个问题,中国的药品监督局靠得住还是靠不住。你说我应该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人陈薇是习近平授勋的几位英雄之一,她被认为最早开发出了疫苗,但关于这一疫苗的有效性外界无从知道。网络上有一篇文章流传很广,把张文宏9月6日在中国医师协会上的发言与陈薇7日接受新华社采访的观点做了对比。

张文宏说,要想彻底消灭病毒,需要保护力永久的成功疫苗,但这种疫苗目前还没有诞生,但陈薇则表示,她的疫苗,重组新冠疫苗对已经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能够完全覆盖。两人的说话方式和态度很不一样。

但是,习近平亲自主持的这场庆功表彰大会,以及在这次大会前几日官媒对武汉这座战胜疫情的“英雄城市”连篇累牍的宣传还是引起了不少人怀疑,总觉得官方要掩盖什么,总觉得有意识地要忘掉什么,总觉得有重大的隐情。法新社的报道就说,中国官方正在试图改写武汉疫情的叙事。

从不少网友的表述看,武汉这座新冠疫情首先爆发的城市,最不能够忘记的就是李文亮他们这些吹哨人,人们通过李文亮艾芬他们,知道了官方掩盖疫情的卑鄙做法。武汉最初发现疫情的时候,如同最初大山中发现的火苗,官方若能迅速动员灭火,会演变成一场蔓延世界的大灾难吗?距离武汉封城剩下不几天了,还在隐瞒真相,开万家宴,让演员带病上场歌舞升平,一些北京来的所谓的专家还在信誓旦旦地说着”可控可防,人不传人“,直到1月20号,才遥遥地从远方传来一句习近平要抗疫的话。三天后,武汉封城,武汉人的悲情,就该忘记吗?一位网友说,不能不忘,如果全记住,上面怎么庆功,怎么表彰,责任怎么清算?

就连一部广为人知、真实记载武汉封城日日夜夜的『方方日记』,也在当局、官媒、爱国自媒体大合唱的甩锅洪流下,突然遭到围攻,就是害怕人们记住一些真实的细节。

许多网民不断地提到一个人,这个人不会在官方的英雄谱上出现,但他被许多人视为是一个勇敢的正义者。大年三十,武汉已经封城,他从北京乘坐最后一辆高铁进入武汉。那时候,他难道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命运吗?最可能就是感染病毒,但他不怕,他本是律师,但他在做一名公民记者,他来了解武汉疫情真相,他觉得最重要的是把真相告诉人们。知道了真相,一切才有救。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境遇越来越坏,但他不肯后退,这个人就是陈秋实。

陈秋实不顾危险进入医院,进入社区,去新建的临时医院考察,去找知情人询问细节,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消失至今,了无音信。有人说,秋实的消失,就是中国当局至今还在封锁有关武汉疫情真实信息的铁证。

还有一位武汉市民方斌,他也如同秋实一样,做着公民记者的事业,冒着危险调查疫情,深入医院了解死亡的真实数字,他越了解,越对当局隐瞒真相,导致他的同胞陷入空前的灾难愤怒不已,他在视频上向外界不断地报告他的见证,直接表达他的愤怒,他也被消失了,至今了无音信。

没有消失的是五月份在武汉通过社交平台直播疫情时突然失联的公民记者张展女士。9月2日自由亚洲报道说,她目前身体健康极差,被关押在上海一座看守所,张展绝食抗议,却遭到强制灌食。

武汉在清明节前十几天向死难者亲属开放领取骨灰盒,财新等媒体从每天排长队领取骨灰盒的人数,以及每日向多家殡仪馆运送骨灰盒的数量等细节发现非常重大的问题。随后,许多见证视频、照片、见证人的信息流出,之前秋实、方斌们的怀疑变成现实,官方公开报出的死于疫情的数字不真实。破天荒第一次,当局很快修改了武汉死亡数字,乘之以2。但这个数字是真实的吗?

在习近平举行庆功表彰会几天后,许多人还在问,陈秋实呢?方斌呢?为什么要封住他们的嘴?为什么要关押张展?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到李文亮遗存的微博上哭诉?

武汉疫情的秘密远远没有解开!

来源:rfi 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