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经济

德汽车经济引擎失速 用补贴促改革?

德国联邦政府与汽车行业代表在总理府进行了一场特殊的视频会议。汽车峰会围绕汽车产业转型的关键问题展开探讨。但对目前德国汽车行业销量不佳、深陷危机的现状,不少人呼吁针对燃油车提供与电动车类似的购车补贴,引起各方热议。

在巴符州斯图加特的一个车间里,工人正在为保时捷911车型安装与调试燃油发动机。(图片来源:本文图片均来自德新社)

燃油车购买补贴?没有结论

德国汽车制造业在新冠危机中同样深陷困境。德国政府希望帮助本国的经济支柱产业,尤其是众多的汽车供应商。但在9月8日总理府的汽车视频峰会上,各方并没能就具体的措施达成共识。一直以来备受热议的燃油发动机购车补贴,也没有获得全体支持。

陷入困境的汽车行业还是希望能为自己的结构性改革争取更多的国家援助。但是,政府似乎不愿就目前行业的销售困难采取直接的激励措施,就比如提供购买补贴。柏林更倾向于加强汽车部件供应商的权益。德新社对汽车峰会的闭会文件中得出这样的结论。

峰会没有商定具体的措施,峰会之后,还有一个工作小组将继续调研,直至今年11月的下一次高层峰会,再得出结论——是否需要以及如何以一种“市场经济的模式”来支持汽车行业走出低谷。调研目前所处阶段,课题仍是“如何避免汽车供应商破产”,以及——目前政府确定的经济刺激计划中,哪些政策能够为汽车行业所用。

下萨克森州州长斯蒂凡·魏尔在汽车峰会后强调:“国家对汽车业的支持是必须的。”下萨克森州政府,是大众汽车集团的大股东之一。

基社盟支持燃油车购车补贴

柴油、汽油车的购买补贴,几个月来一直备受关注,自然也是本次峰会的重要话题。

联邦交通部长安德烈亚斯·朔伊尔(基社盟)在峰会前就放话——要在峰会上推进燃油车购买补贴政策。“还有很多新款汽车停留在仓库里,它们必须赶紧找到主人。”他在德国电台接受采访时给出了理由。今年8月份,德国新批准上路的汽车量出现了80%的下跌。

德国汽车制造商的燃油发动机是“非常先进的”,因此购买补贴不应该成为禁忌。交通部长朔伊尔表示,汽车制造是德国的重点产业,如果这个行业进一步陷入危机,将对整个欧洲产生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方约定在总理府进行一场特殊的汽车峰会。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除了希望再给德国的电池研发生产提供100亿欧元资金,同时也是燃油车购买补贴的支持者。

他希望尽快提高汽车的销量,购车补贴这个消费者的利好政策在他看来就是可以接受的。索德尔说:“新冠危机经济援助案里所制定的购买补贴,不能仅限于电动车,还应适用于燃油车。只要它们比旧款燃油车排放更少的二氧化碳废气,就应该同样享用补贴的政策利好。”

索德尔补充说:“针对燃油车的购买补贴,不一定需要和电动车那么高。但它是一个信号,人们以前在市场上买下了一辆高废气排放的车,现在他们也希望为减少废气排放做贡献,从而(在环境保护上)发现自我价值。”

默克尔:没有补充新举措的必要

但不管执政姐妹党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总理默克尔还是持反对意见,她认为在此前确定的经济刺激援助案之外,无需再做补充。她表示:“我个人相信,我们的经济援助案是完整的,我们已经决定了正确的措施。”汽车行业的诉求已得到关注,“尤其是增值税的下调”,就是很好的措施,因此“没有制定补充措施的必要”。

峰会一开始,燃油车购买补贴当仁不让成为讨论的焦点。但在闭会文件中,外界最终无法找到有关购车补贴的任何结论。

与支持燃油车购买补贴政策的意见相比,许多来自汽车行业的高层、工会代表以及地方州政界代表更倾向推进汽车的数字化转型,例如给予自动驾驶更多的利好措施;同时,更友好便利的电动汽车充电网络也需要加强建设。

在新冠危机大规模刺激援助计划之外,今年6月,大联合政府还就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的未来发展制定了投资计划,计划预算达到20亿欧元。这笔投资旨在促进汽车转型的新技术领域的研发。目前,德国联邦经济部正在制定详细的执行方案。

9月8日,在柏林总理府外,“绿色和平”组织的活动分子在广场石砖地面上画了一辆汽车行驶在燃烧的地球上。他们在镜头前展示了被污染的双手,以及一幅标语“放弃燃油车,才是真环保”。

德国汽车“经济引擎”作用正在丧失

德国金属业工会(IG Metall)、绿党和社民党一直在大力呼吁设立国家参与基金,帮助汽车业众多的中小型企业摆脱破产威胁。在德国,仍有大量的中小型汽车供应商只专注在传统的燃油发动机领域。对他们来说,德国汽车向电动化、智能化转型,他们要为此付出巨额的代价。

新冠危机对德国汽车业的冲击是巨大的。一直以来,德国汽车产业被视为德国经济增长的保障。但德国经济研究所(IW)对《商报》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德国汽车业作为经济引擎的角色已经不复存在。

相比其他行业,德国汽车业受到疫情的影响更重。首先,全球供应链的断裂,让德国汽车生产直到4月份仍处于停滞状态。而现在,“市场需求的萎靡让行业震惊,他们只能谋求缓慢复苏。”研究报告如此写道。

此外,假如今年没有新冠疫情爆发这一背景,德国汽车产业多年来存在的大量产能过剩,以及技术转型变革,都在让汽车行业的业绩变得更加困难。研究人员表示,“汽车行业十年来首次面临清晰可感的人员调整(大规模裁员),这也意味着它在失去德国经济增长引擎的作用。”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方约定在总理府进行一场特殊的汽车峰会。基社盟要求进一步的补贴,基社盟主席、巴伐利亚州州长索德尔希望再给德国的电池研发生产提供100亿欧元资金。但总理默克尔持反对意见,她认为在此前确定的经济刺激援助案之外,无需再做补充。

各界反应-

社民党主席:联邦经济部“动作太慢” 购车补贴无助未来发展

目前,德国联邦经济部正就20亿欧元的未来投资计划制定详细的执行方案。但对联邦经济部的工作进展,有人很不满意。

社民党主席瓦尔特-博尔扬斯的不满,在于他认为联邦政府对汽车产业转型没有清晰的构想。他把矛头指向联邦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基民盟),“阿尔特迈尔必须让制造商参与进来,更要关注到众多供应商的情况,哪个领域对未来的产业转型有帮助,哪里就应该投入预算。”瓦尔特-博尔扬斯在汽车峰会后对德新社表示。

在瓦尔特-博尔扬斯看来,从今年6月就确定的20亿欧元汽车产业未来发展投资,到现在近3个月过去,联邦经济部仍未拿出具体有效的方案,让人无法理解。他9日强调,拿广大纳税人的钱,来支持购买燃油车的优惠补贴,无益于行业的未来发展。

据悉,此次峰会原计划主要论题就在汽车产业转型发展上,包括人工智能、自动驾驶、交通大数据利用等。各方也有所共识——基于目前汽车供应商的困境,要进一步研究是否并如何拿出“符合市场经济”的方案来支持供应商走出低谷。这些关注点,在社民党主席瓦尔特-博尔扬斯看来,就更加的符合产业转型的目标。

峰会也明确了一个信号,德国有强烈的渴望,在未来几年内成为全球范围内自动驾驶的“领头羊”。有关部门也将着手开始起草一项特殊法案。

但峰会似乎没有完全按照计划的议程进行,新的援助计划就成为各方针锋相对的主题。这个德国的支柱产业涉及83万就业人员,政商界对其是否能安然度过危机忧心忡忡。8日的峰会未能就此取得任何具体措施,各方决定到11月份再做探讨。

德金属业工会、大众汽车:峰会传积极信号,自动驾驶“全球领先目标”不可或缺

德国金属业工会(IG Metall)尽管和社民党一样期待设立国家参与基金,但他们对这场峰会的结果还是持有乐观的姿态。他们认为峰会传递了一个积极信号。工会第一主席约格·霍夫曼9日表示:“联邦政府认识到了汽车供应商的艰难处境,并尝试找到解决方案。我们建议设立产业转型基金,借此对资金势力较弱的中小型供应商进行支持。这个建议也得到了联邦政府的认可,已在处理当中。”

霍夫曼认为,有了这个基金,中小型企业就有能力在创新领域继续投资,并保障未来的就业形势。此外,德国金属业公会有关建立区域“转型集群”的提议也被采纳。“目标是在目前众多供应商严重依赖燃油机的区域,推行积极的区域结构性改革政策。这也将为这个支柱产业的生态发展和社会转型做出重大贡献。”

汽车公司也选择了更为积极的回应姿态。大众汽车集团董事长赫尔伯特·迪斯认为,汽车峰会的决议,对德国在未来技术上处于更有利地位有重要的意义。他在9日强调说:“我们所讨论的自动驾驶目标(全球领军者地位),是必不可少的一步。重要的是我们不要与美国和中国相对开放的行业法规脱离联系。”

来源:欧洲时报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