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 新闻 | 社会

新冠疫情: 中国云南有偷渡客确诊 多个边境城镇进入“战时状态”

。
Image caption云南一寺庙里戴口罩的游客在转动祷告轮

中国云南省瑞丽市13日确诊两例由缅甸来的新冠肺炎患者。这次确诊备受关注的是两名患者均为缅甸人,通过中缅边境偷渡进入中国。14日晚,瑞丽市实施“封城”措施,官方称进入“防疫战时状态”。

缅甸此前疫情并不严重,但近期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截至9月14日早8时,缅甸过去24小时新增219个病例,累计确诊3015例,累计死亡24例。

另外,与瑞丽市接壤的缅甸木姐近期发生武装冲突,居民生活雪上加霜。

。

“防疫战时状态”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9月3日,32岁的缅甸籍杨某带着3个孩子和2个保姆从缅甸偷渡入境中国,暂住瑞丽市杨某的姐姐家。

杨某和她的一个保姆在入境一周后出现不适,才到医院做核酸检测,并于9月13日确诊。在此期间,杨某曾到过菜市场、商场、公园、餐厅、健身房等地,途中佩戴口罩。

瑞丽市当局9月14日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当晚10点开始,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出瑞丽市城区,时间暂定一周。同时将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

当局在会议上称,云南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市)要立即进入“防疫战时状态”。

患者居住的小区奥星世纪一期也开始实施封闭管理,共490人受影响。封闭期间,人员及车辆只进不出,非小区人员禁止进入。其附近的奥星世纪二期的居民实施居家隔离,上千人受影响。两小区由属地政府派专人负责居民物资保障。

截至14日下午,瑞丽市已经对190个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并采样核酸。其中98人已完成检测,结果为阴性。

中缅边界往来频繁

云南省瑞丽市位于中国西南边陲,隶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德宏州),该州是云南省8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中的一个。瑞丽市与缅甸的口岸城市木姐毗邻,边境线接近170公里长,包括105公里江河和65公里陆路。

瑞丽口岸是中缅陆路口岸中人员、车辆、货物流量最大的口岸。根据中国官方数据,2019年该口岸出入境人员突破近1700万人。在缅甸一方的木姐口岸,2017-18财年的贸易额高达58亿美元,比缅甸其他三个口岸的贸易额总和还高80%。

在瑞丽生活的四个少数民族,包括傣族、景颇族等,和缅甸的掸、克钦、崩龙等民族语言相近、习俗相通。瑞丽与木姐的边境地区无天然屏障,两国居民跨境而居,生活和商业往来频繁,尤以做珠宝玉石和红木生意为多。

自3月23日发现首宗病例,到9月3日期间,缅甸累计确诊病例破千例,达到1058例。但近期新增病例速度明显加快,截至9月14日早8时,缅甸过去24小时新增病例219宗,累计确诊3015例,累计死亡24例。

针对疫情, 9月11日起缅甸全部国内航班停运,缅甸仰光省政府要求,9月11日起至10月1日期间禁止民众离开仰光。

缅甸边境地区近日发生武装冲突。据中国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9月11日至12日,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武装在木姐附近发生冲突,至少3人受伤。冲突导致当地大量居民四散躲避,加之疫情的影响,生活并不好过。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罗兴亚人难民遇到更多难题。

“偷渡者”成为漏网之鱼?

中国境内周一(9月14日)报告8例确诊病例,全部为境外输入病例, 已经连续一个月无本地个案。

德宏州和瑞丽市当局称,本次确诊的病例是“网格管理单位反应不及时”出现的问题。瑞丽市公安局局长杨边强承认说, “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艰巨。”

边境地区的偷渡问题积存已久。当局称,在疫情管控前期,已经取缔了一些边界河流的非法渡口,并拆除了渡口的附属设备。政府还组建了水上巡逻中队开展常态化巡查,并以奖金的形式鼓励群众举报偷渡。然而偷渡情况依然无法杜绝。

瑞丽市公安局局长杨边强称,“依然出现缅籍无症状感染者偷渡入境,说明我们在守好这169.8公里边境线上工作上还有不足,必须堵住漏洞、补齐短板。”

发现确诊患者之后,当局称正在对单位入户排查,重点针对缅籍人群采集信息。官方介绍,对于有固定务工地点的缅籍人员,登记信息并核酸检测后就地隔离;口岸关闭前入境但证件过期的缅籍人员,则按居住地或者务工地纳入网格管理;针对无法查实入境时间、无固定住所、无固定务工场所的,采取集中遣返措施。

杨边强称,除了实施派人严守村口等硬核防疫措施,还会加强与缅甸的会谈,向缅甸援助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并提供经费支持,以便建设境外村寨的疫情防控点。

中国“十一”国庆假期即将到来,瑞丽以及周边一些城市是云南省内著名的旅游区,相信“封城”会影响不少人的出行计划。不过,仍有不少人支持“封城”。一位微博网友称,“云南瑞丽事件比较特殊,且不说有多少人还在潜伏期,偷渡者如果不主动做核酸检测,无人知晓她们是偷渡者,那这种情况下,云南境内隐藏着多少未知的人这就难以估摸。”

来源:BBC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