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社会 | 经济

月经贫困:还有中国女性没钱买M巾?网购平台售散装卫生巾震惊公众

卫生巾近日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Image caption卫生巾近日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包装简陋、价格低廉,20余元人民币能买到100片,近日中国网购平台上的散装卫生巾引发社会对女性月经话题的关注和讨论。许多网友对女性购买这种廉价卫生巾感到吃惊,呼吁对卫生巾等女性生理用品实行减税或免税。

有女权学者对BBC中文指出,目前对于中国月经贫困现象未有翔实研究报告,但从总理李克强之前提到的中国6亿人口的月收入1000元,也能看出月经贫困的现象确实存在。

女人卫生巾 如何推销不能明说的私秘产品

三八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

中国“悬崖村”搬迁下山与习近平的2020脱贫计划

散装卫生巾

近日,一名中国微博网友贴出网购平台淘宝上的散装卫生巾页面截图,称偶然知道网上还有散装卫生巾售卖,并附上一张网店页面截图。

截图显示,这家网店售卖的散装卫生巾,100片21.99元人民币。而这家网店顾客的讨论页面里,有人质疑“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用在私处的也敢乱买”,有买家回复“生活难”、“我有难处”。

这条微博马上引发了网友们对于“月经贫困”的讨论,话题“散装卫生巾”也随之冲上微博热搜榜。许多网民表示,看到买家的回复“让人心疼”,但也有网友认为“一个月二三十块钱,一杯奶茶钱,这都用不起吗?”

网友“迷月寒情”说:“今天了解到一个新词语:月经贫困,刚出来工作比较困难的时期,经常用姨妈巾都买不起了来调侃自己,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对有些人来说是事实 。”

卫生巾近日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Image caption卫生巾近日成为微博热门话题

社交媒体上的讨论还延展至破除“月经羞耻”。微博网友“上网害人”说:“女孩们也可以至少在言语上努力一起破除月经羞耻的氛围,不把卫生巾叫做姨妈巾,也不把月经成为姨妈或者‘那个’,也不用黑袋子装卫生巾,在别人对你的做法表示不理解的时候,也可以告诉ta这些本来的名字根本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BBC中文记者在网购平台上看到,目前仍有许多商家在销售散装卫生巾,这种卫生巾由透明塑料袋包装,价格低廉,100片的价格大多为20余元。另外,网购平台上也有许多散装卫生棉条出售。

两性战争隔空交火:“仇女平台”批评“女权主义”

北航女博士举报教授性骚扰 能推动中国的#MeToo运动吗?

中国总理李克强记者会关键词:紧日子、就业、病毒溯源和港台

新冠疫情后引发大饥荒的可能性和大众囤粮的必要性

香港出现“集体歇斯底里”抢购潮的背后

中国媒体根据市面上卫生巾的价格统计指出,一名女性一年在卫生巾的开销从200余元到千元不等。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曾表示,中国有6亿人口的月收入1000元。这笔开销对许多中低收入女性而言或许仍是不小的负担。

今年38岁的张芜(化名)对BBC中文表示,她每个月在卫生巾的花费大约为三四十人民币,负担得起品牌卫生巾,不会去购买网上的散装版本。“这个卫生隐患不好说,商家说是合格产品,但是否真的能用、好用呢?”她质疑。

Chinese Woman
Image caption卫生巾成了中国网络热议话题

月经贫困

月经贫困在全球广泛存在。国际妇产科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ynaecology and Obstetrics)2019年曾表示,全球有5亿女性生活在月经贫困中。

该联盟称,由于经济拮据,她们无法获得保持月经卫生的基本工具,如卫生产品和洗手设施。在许多社区,对月经的污名常常加剧了月经贫困,使女性难以保持最佳卫生习惯。

今年新冠病毒大流行也加剧了全球月经贫困。在印度,因为学校在封锁期间关闭,许多印度女孩面临卫生用品短缺。

疫情影响下 面临困境的中国底层农民工和大学毕业生

“中国抗疫模式”引全球反思,但难以在全世界复制

新冠疫情:解读印度的死亡数据与“群体免疫”

印度女性
Image caption印度妇女的贫困仍然是问题

印度遇到三大难题:疫情、蝗灾和反中浪潮

发达国家也有类似问题。7月,有英国慈善团体表示,在大封锁期间,面临月经贫困的女性人数急剧上升。一家慈善机构称,他们分发的卫生用品数量增加了大约5倍。

在中国,有媒体引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秘书长张茹玮称,中国贫困儿童数量约为4000万,其中12至16岁、面临生理期的女童约占10%,约400万中国女童面临“月经贫困”。

毕业即失业?疫情下中国大学毕业生面临困境

目前中国对卫生巾收取13%的增值税。此次中国社交媒体的讨论中,也有人认为应该给卫生巾免税或减税。

美国UC Asset公司创始人吴向宏在微博上表示,卫生巾属于生活必需品,应当实行免税。

伦敦女权
Image caption2012年10月,伦敦的议会广场再现当年争取女性投票权的场景

“世界上很多国家,对于消耗性的生活必需品都有免税的政策。例如美国超市去购物,食品绝大部分都是免税的。中国对于鲜活农产品(蔬菜、新鲜肉蛋),无论批发还是零售,也是免增值税的。既然日用食品可以免税,那么对于同样具有消耗性的生活必需品性质的卫生巾,应该予以免税。”吴向宏说。

中国女权学者李思磐也持相同观点。她认为,目前对卫生巾收税,是因为卫生巾还被当做非必需品,“但对于女性来说这确实是必需品”。

她认为,对于一些比较平价、环保的卫生巾,政府应该推行免税政策,并让卫生巾成为扶贫救灾中的物资,“在很多政府部门的工作里,把性别的视角放进去”。

李思磐指出,目前对于中国月经贫困现象未有详细的研究报告,但从总理李克强之前提到的中国6亿人口的月收入1000元,也能看出月经贫困的现象确实存在。

中国女性
Image caption中国仍然存在月经贫困

社交媒体热议女性话题

近年来,女性话题越来越频繁出现在公共讨论中。今年2月,新冠疫情爆发地武汉爆出前线医护紧缺卫生用品,随后志愿者发起“姐妹战疫安心行动”,为前线医护募捐卫生巾、安心裤等。

5月,网红“papi酱”孩子随父姓被质疑“独立女性”人设崩塌,也引发微博上对于男女平权的讨论。

这些话题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受关注李思磐认为,这其实是一种“商业正确”,因为女性话题可以带来“流量”。

“年轻女性现在是新浪微博上最活跃、占比也相当大的群体。新浪微博很多商业目标的实现,都需要依赖年轻女性的受众。”她说。

李思磐同时指出,微博的用户与大众人口结构不同,微博上的女性用户教育程度更高,这个平台上出现对月经等女性议题的大胆的讨论,并不代表中国的现实生活中已经不存在“月经羞耻”,也不代表女性权利更受大众关注。

来源:BBC中文

Similar Posts

发表评论